洛陽宮宴,青梅竹馬共飲廣陵酒(1 / 2)

林筱薇手中的信箋,猶如一封來自過去的邀請,將她從廣陵的繁雜政務中抽離,引向遙遠的洛陽宮闕。信是少帝劉辯親筆所書,字裡行間流露出昔日青梅竹馬的默契與誠摯邀約。儘管身為廣陵王,肩負繡衣樓樓主之責,林筱薇仍決定暫彆廣陵,赴這場闊彆已久的宮中之宴。

出行前,林筱薇身著一襲廣陵王服,那是一套橘色絲綢裁製而成的華裳,色澤明亮而不刺眼,如同廣陵盛夏的柑橘掛滿枝頭,洋溢著豐收的喜悅與生機勃勃的氣息。衣擺處,雲紋刺繡飄逸靈動,象征著廣陵的祥雲繚繞,也暗喻著她作為廣陵王的智慧與胸懷。發髻按照廣陵王日常的樣式精心梳就,高高挽起,以珍珠、翠玉點綴其間,既顯現出她身份的尊貴,又不失女性的溫婉與柔情。

傅融立在一旁,目光始終未曾離開林筱薇。他深知洛陽皇宮並非尋常之地,其中暗潮洶湧,權謀交錯。他緊抿雙唇,試圖壓抑內心的憂慮,卻終究忍不住開口:“薇兒,洛陽之行,務必處處留心。無論何時何地,你的安全都是我最大的牽掛。”

林筱薇轉頭看向傅融,那雙深邃的眼眸中飽含著無儘的關懷與期待。她微微一笑,柔聲道:“融哥,我知曉分寸。此行既有少帝之邀,亦是廣陵王的責任。我會保重自己,也會儘快歸來。”

傅融聽聞,心中稍安,但他深知言語上的安慰無法替代實際的保護。於是,他親自挑選最為忠誠的侍衛,安排最為舒適的馬車,確保林筱薇此行一路平安,無虞風雨。

馬蹄聲踏破廣陵的寧靜,車輪滾滾,穿越繁華的市鎮與靜謐的田野,沿著官道北上。林筱薇坐在車內,目光透過半開的車窗,注視著沿途熟悉的風景。每一處山水、每一株橘樹、每一座石橋,都似乎在講述著廣陵的故事,提醒她肩負的責任。她閉目養神,將繡衣樓的誓言與廣陵百姓的期盼烙印在心,以此為盾,抵禦未知的挑戰。

數日顛簸,馬車終於抵達洛陽城。巍峨的城牆、熙攘的人群、金碧輝煌的宮殿,無不彰顯著帝都的壯麗與繁華。林筱薇在城門處換乘宮中準備的馬車,馬車在禁衛的引導下,穿過一道道戒備森嚴的宮門,直抵皇宮深處的禦花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