彆江東英豪,重逢廣陵心上人(1 / 2)

繡衣盟誓 鯛魚小衍 1056 字 1個月前

孫策府邸前,林筱薇與江東小霸王依依惜彆。孫策緊握林筱薇的手,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關切:“廣陵王,此次回廣陵,一切當心。若遇任何難處,隻管遣信來江東,我孫伯符定會傾力相助。”林筱薇感激地點點頭,心中暗自感歎孫策的俠肝義膽與豪情壯誌,她知道這不僅僅是出於對盟友的承諾,更是對摯友的關懷。

船行江麵,風卷起波濤拍打船舷,猶如林筱薇此刻的心情,激蕩起伏。她閉目凝思,腦海中浮現出傅融堅毅的麵容,那雙深邃的眼眸仿佛能洞悉一切。這一年斷聯的日子,林筱薇雖在外人麵前保持著繡衣樓主的冷靜與從容,但內心深處,對傅融的思念與擔憂從未消減。她無數次設想重逢的場景,卻未料到,現實竟比想象更為熱烈而直接。

抵達廣陵碼頭,林筱薇尚未下船,便遠遠望見熟悉的身影立於人群之中,挺拔如鬆,那是傅融。他一身繡衣樓副官的裝束,雖未著甲胄,卻自帶一股威嚴之氣。林筱薇心中一緊,腳下步伐不由自主地加快,心跳聲在耳邊如鼓點般急促。

船板輕輕觸岸,林筱薇甫一踏上碼頭,傅融已疾步迎上。四目相對,時間仿佛在那一刻凝固。傅融眼中的熾熱與欣喜毫無遮掩,他張開雙臂,林筱薇毫不猶豫地投入他的懷抱。兩人緊緊相擁,仿佛要將這一年的分離化作此刻無儘的親近。林筱薇依偎在傅融寬闊的胸膛,聽著他有力的心跳,心中五味雜陳,淚水在眼眶中打轉,卻強忍住不讓它滑落。

“你回來了。”傅融的聲音低沉而沙啞,飽含著壓抑的情感。

“嗯,我回來了。”林筱薇回應道,聲音微顫。

片刻的沉默後,傅融輕輕推開林筱薇,凝視著她略顯疲憊卻依然清麗的臉龐,關切地問道:“這一路上可還順利?你不在的日子裡,過得還好嗎?”

林筱薇微微一笑,努力掩飾住內心的波瀾:“還好,有孫策將軍的庇護,一路平安。隻是……”她欲言又止,那些獨自麵對家族血仇的艱難抉擇、與孫策共度的患難時光,以及對傅融無儘的思念,千頭萬緒難以言表。

傅融似乎察覺到了她的猶豫,寬慰道:“我知道,這一年你一定承受了很多。回來就好,一切有我在。”

然而,就在這個溫情的時刻,林筱薇突然意識到周圍的目光——繡衣樓的屬下、碼頭的百姓,甚至還有其他江湖人士,他們正注視著這對像是久彆重逢的戀人。她心頭一驚,想到自己身為廣陵王的身份,這樣的親密舉動似乎逾越了界線。傅融顯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,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,尷尬之情溢於言表。

兩人迅速分開,各自調整了神色。林筱薇恢複了往日的冷靜,輕聲道:“我們回去再說吧。”傅融點點頭,默契地轉身走在前方,為她引路。兩人並肩而行,保持著適宜的距離,但彼此間的磁場卻因剛才的擁抱而更加緊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