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哲言是二房的長孫,今年八歲。

對衛氏而言,能讓宋哲言拜謝錦雲為嫡母,那是好處多多。

謝家滿門清貴,出了不少狀元郎,過世的謝老爺還曾是內閣首輔,眼下謝家二公子有望拿下榜首,謝家門庭隻怕又要水漲船高。

最重要的是,謝家三公子很會經商,賺得盆滿缽滿。

這麼大塊肥肉,怎麼能便宜一個小乞兒。

衛氏不依了。

宋老夫人有些火大,冷著聲說:“哲言又沒死爹死娘,你在這鬨什麼?”

“話不是這麼說啊,娘,你知道你剛才在做什麼嗎,過繼這種大事,你三兩句話就解決了,那你也得問問咱們宋家宗族同不同意啊,就算侄媳婦不選哲言,那咱們宋家族裡總還有更合適的孩子吧,你叫一個乞兒做侄媳婦的嫡子,兒媳婦是萬萬不能答應。”

“你……”宋老夫人一口老血差點沒吐出來。

是誰把衛氏叫到她院裡來的,這個攪事精。

“二嬸,老夫人身子不好,你莫要這樣與老夫人談話,有什麼事情好商量。”謝錦雲看的很開心,但也不能讓衛氏把宋老夫人活活氣死了。

這麼死,太便宜這老東西了。

“錦雲,我憐你為我謙兒守了七年寡,過繼繼子的事情也不是一天兩天就動的念頭,不過這事你來做主,你既然那麼喜歡這孩子,就把他收了,宗族那邊回頭咱們多給些好處過去便是了,隻要你開心。”

衛氏急眼了。

謝錦雲也開門見山的拒絕:“老夫人,這麼大的事情錦雲不敢做主,侯府又非後繼無人,將來哲言長大了,可以把侯府的家業交到哲言手裡,我平白收個繼子回來,豈不是很矛盾,到時候是讓嫡親的宋家血脈繼承侯府爵位,還是讓我收養的繼子繼承家業?萬一有心的人把心思想到的彆處,還以為這孩子是夫君生前養在外麵的私生子呢。”www..